姜越安 姜夫人《重生复仇,霸道王爷为我披荆斩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复仇,霸道王爷为我披荆斩棘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是甜也是糖

角色:姜越安 姜夫人

简介:20年后她亭亭玉立站在他的面前:“怎么样,当年你们抛下我没想到还有今日吧”姜父傻了眼,瞠目结舌说不出半句话……

重生复仇,霸道王爷为我披荆斩棘

《重生复仇,霸道王爷为我披荆斩棘》免费阅读

“啊——”房中传来声嘶力竭的呐喊,是姜越安的夫人喻文湘在生孩子。丫头们进进出出换着热水,稳婆手忙脚乱的擦着汗水一遍又一遍的查看姜夫人的情况,今晚是个难以度过的夜晚……

门外姜老爷焦急的等待着,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一刻他等的太久了,但是如今的情况并不是他想看见的,听着夫人的哀嚎声手中的杯盏应声而落:“你们是怎么伺候夫人的,好端端的怎么会摔倒,要是文湘有什么好歹,你们掂量着有几条命够赔。”

“午饭后姨娘叫夫人去赏花,怎么会不慎摔倒,老爷,你要为我们夫人做主啊!”夫人的丫头春花跪在地上愤愤道。

“是啊,老爷,姨娘一向和我们大房不和,为什么今日示好请我们夫人游园,夫人一向和善,自然不会拒绝,又怎会如此巧合在园中摔倒,其中缘由,可想而知啊!”

姜夫人平时待下人和善,所以奴才丫头们都在此时为自己的主子鸣不平。

又过了一个时辰,就在姜老爷迟迟不见动静而懊恼时,终于房中传来一声声清脆的婴儿哭声,此时此刻他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但同时又传来一个噩耗。

“老爷,快去看看夫人吧……”稳婆带着哭腔跪在姜越安面前……

姜老爷箭步似的朝着姜夫人的床边走去,看见瘫在床上的姜夫人,他缓缓的将她上半身抱起,不敢使一丝力气,生怕弄疼了她,他不敢相信以往温柔明媚的人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脸色苍白,唇齿无力,一头秀发像是被水浸过一番,不知何时,泪水就这样划过他的脸庞掉落在姜夫人的额头上,他轻轻抚顺她额头的乱发……此时此刻却瞠目结舌不知道说什么。

“越安……我是个无用之人,没有为你生一个儿子,无法为姜家延续香火,我对不起你……”姜夫人已经没有力气,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不要说话好好休息好吗,会没事的,一切有我在。”姜越安一如既往的温柔。

“春花,把孩子抱过来给老爷看看”

“越安,你看这是我们的女儿,她好看吗”

“好看!像你一样漂亮。”说着姜越安转过头擦拭着眼泪,他也明白,姜夫人已是弥留之际。

“那你为我们的孩子取个名字吧”

姜越安惆怅的望着窗外,此时正是黄昏时分,以往这个时候,他和姜夫人正在廊下听曲赏花,殊不知以后再也回不去了……

“人间晚晴,对酒当歌,咱们就叫她对晚吧,好吗,想起她的名字就想起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

“对晚!越安这真是个好名字。”说着姜夫人紧紧抓住姜越安的手。

“越安,我不行了,没有办法在你身边陪伴,看着我们的女儿长大,你以后要保她平安、幸福无忧,不要让她受欺负……”话音刚落,姜夫人本想抚摸姜越安的脸,手却顺势滑落下来,她就这样没了呼吸,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

“文湘,文湘……”姜越安一遍又一遍叫着她的闺名,可是她却不会再应了。

“夫人……”下人们都跪在床前,声泪俱下,念着夫人生前的乐善好施,尽一尽最后的哀思。

姜越安吩咐下人给喻文湘梳妆擦洗。

“她生前最爱干净,身上的血渍都要擦干净,头发就梳她最爱的那款乌蛮髻,发簪就数红玉步摇她最是喜欢,一并给她带上……”姜越安一边看着怀里的女儿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喻侯生前就这么一个女儿,在家道中落之际把喻文湘许配给还是少年的姜越安,两人并不是青梅竹马之情,也没有两小无猜之义,喻文湘知书达理、为人和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姜越安被优秀的喻文湘吸引,日久天长,便培养出了感情,二人虽然成亲多年膝下无子,但还是相敬如宾多年,如今终有一女,却撒手人寰,与襁褓中的女儿永世相隔。

门外传来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是赵姨娘。赵慧文是三年前入的府,是姜老爷不省人事之后的一夜情,仗着肚子进了姜家的府门,得此一女,母凭子贵,从此在姜家站稳了脚跟。此前怀孕八个月的喻文湘一直胎像稳固,不知跟赵姨娘在园中发生何事,喻文湘不慎摔倒,早产大出血又加上孩子过大难产,这便丢了性命。

“姐姐…姐姐…我来晚了,你怎么就这样弃我而去呢,我们还有好多知心的话没有说,”赵慧文用手帕擦拭着眼泪,又半伏着身子在床边为喻文湘整理着遗容。

在场的除了姜越安之外的所有人都对她说的话不顾一屑,更是不敢相信,心里更明白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赵慧文入府的三年来,在姜老爷面前耍的一套柔弱妩媚的好手段,私下里对待下人动辄打骂,任意变卖。对待姜夫人也是佛口蛇心,喻文湘一旦生下嫡子,自己孩子的地位受到威胁,她安能如意?在园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慧文,这些就让下人来做吧,你的心意她能明白的。”姜越安顺势扶起赵慧文。

“老爷,你让我来吧!我对不起姐姐,如果不是我执意要上假山,姐姐也不会为了踩到石头而摔倒,都是因为我,我难辞其咎……”赵姨娘边说边抽泣着,半掩着面倒在姜越安的怀里。

这套嘴脸她是耍惯了的,把姜越安的心拿捏的死死的。本来还要质问一番,现下心又软了,他已经失去了一个,不想再跟另一个离了心。姜夫人他是爱的,赵慧文一撒娇他自然也是不舍。

“我相信你,慧文,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这里由下人料理即可,你若内心实在不安,就去抄经念佛,超度一下她的亡灵吧。”姜越安安慰道。

“夫人就这么含冤而死,老爷当真不管了吗”

“是啊!我们夫人死的太惨了!”下人堆里叽叽咕咕着。

“谁在嘀嘀咕咕什么,有什么事大声说出来。”姜越安呵斥道。

姜夫人一死,没有人再护着他们,自然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站出来多一句嘴,赵姨娘的手段姜老爷不知,他们心里却一清二楚。如今姜夫人大势已去,姜府的后院谁人做主,那还不是一目了然,就算心里有再多的怨恨,为着今后的生计,谁也没有站出来说一句话,一片鸦雀无声,将身子低低的压着不敢出声。

“老爷,别动肝火,姐姐生前最是和善,她不喜欢你发脾气,你看二小姐多可爱啊!”赵姨娘这么快就收了眼泪转了声色。

丫头婆子们干活利索,一阵忙活就为姜夫人整理好了仪容,喻文湘静静的躺在那里,像一个气若游丝般的病美人,只是睡着了一样。

姜越安怔怔的盯着喻文湘出了神,或许时至今日他才发现原来她这么美,怎么也看不够,而后只是呆呆的说了一句:“装棺入殓吧……”

也许是小对晚感应到母亲的离世,号啕大哭起来,姜越安把她抱在怀里,用脸轻轻的碰了碰她的额头,一阵踌躇后把她交给了奶娘。

“这二小姐就交给我来抚养吧!我带她姐姐惯手了的,我定视如己出,呵护她心疼她。我跟姐姐生前是最好的姐妹,放在旁人哪里让我怎么放心呢,姐姐在九泉之下也难以安息。”赵姨娘想必心中早有了对策,不然为什么来的如此之晚,先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惹的姜越安一阵心疼不说,又说抚养二小姐的事,谁人不知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再说了,她姐姐年长她三岁,以后俩人做个伴,姐姐先会的,就教给妹妹,我定会把她培养成个好姑娘……”

不等姜越安发话,这时喻老太太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外,大声呵斥道:“她是姜家嫡女,你有什么资格来抚养她?你一个小妾生的孩子,还配跟我外孙女论什么姐姐妹妹的!”

自喻侯故去,虽喻家家道中落,但也不失家门严谨之风,喻老太太一手撑起整个喻家,眼下只有这一个女儿,宝贝疙瘩似的宠着,现在女儿走了,喻老太太就算撑着最后一口气也要为自己的外孙女讨个公道。

                           

原创文章,作者:是甜也是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oulefanli.com/read/76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