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黑甜男友姜帅 林旭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傻黑甜男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腊月二十

角色:姜帅 林旭

简介:文静乖乖女X直球傻黑甜男友,双向暗恋,超甜的00后恋爱成长回忆录。从小学到初中,姜帅作为后桌、同桌跟在洛婷婷身后宠了她四年。姜帅离开的那天,洛婷婷没什么感觉,直到路过广播站听到他给自己留下的信,终于泣不成声。少年的爱如同星辰大海。多年过去,洛婷婷发现,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姜帅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再次相见时,洛婷婷决定主动出击反追姜帅……

我的傻黑甜男友

《我的傻黑甜男友》免费阅读

1

我叫洛婷婷。拜串门亲戚所赐,户口本上还有个曾用名:洛雅婧。

寓意很简单,就是希望我成为一个文文静静,受人喜欢的女孩子。

可能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博学多才,他从未考虑过我以后如果被罚抄名字的难处。

好在到了需要我自己写名字前的一年,爸妈给我改了现在的名字。

我开口说话很晚,就连当过军医的爷爷都时常怀疑我是不是个小哑巴,弄得家里人心惶惶,日日围在我身边盼着我能开口。

后来好不容易开口了,却又对人爱搭不理的。

我妈生怕我患了自闭症——即便我家庭美满,生下来至今也没经历任何变故。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照顾,家里多花了一倍的价钱将我送去了人少的私立幼儿园。

老师得出的结论是:这孩子除了不爱说话,不怎么好好吃饭,睡觉时间睡不着在床边扣墙皮外,没什么不正常的。

直到某次一个算命先生拉住我的手,连称我名字不好,太过压制,建议父母给我换个名字。我爸一听来了劲,觉得有理,又问先生改什么名字好。

他的摊位生意冷清,或许是许久无人光顾,他对我爸的殷切询问给予了莫大的热情。

两人蹲在算命摊位处讨论了整整一个小时,最终得出来“婷婷”这个名字。先生说,之前孩子被压制得有些久了,用婷婷谐音停停,既可以停止压制,也有亭亭玉立,活泼好动之意。

我爸大喜,认为先生说的有理,放了喜钱后带我疾驰而去。第二日我就从“洛雅婧”变成了“洛婷婷”。

而现在,对于那段“自闭症”时期我基本上已经记不起来了。

我还是很文静,但的确没那么沉默寡言了。

2

姜帅是在六年级时转到我们班的,至于他是如何成为我后桌的已经记不太清了。

在他没转来之前我还维持着文静乖乖女的形象,后来在他的影响下我开始离这条路越来越远。

父母无法代替我们在学校分辨良师益友,所以只能换着法地表达同一个中心思想——在校要听老师的话,选择和学习好的同学在一起玩。

姜帅背道而驰,属于学习不好还不听话的那类。

有一次他没有写口算题卡,上课时被数学老师点名批评。

数学老师:“为什么没写作业?”

姜帅一脸正经:“昨晚参加了个饭局没空写。”

数学老师:“这么小的人你还有饭局?有饭局也不能不写作业啊!总统得和你走个饭局才能定国家大事是不是?”

全班爆笑,那节课姜帅全程被罚站。

这就是我对他的初印象。

我见过有糊弄完成作业的,有抄作业的,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事先想好一个理由或撒个谎,即便在老师们看来其实十分幼稚。

但我从未见过这么一个人,不仅将没写作业的事坦荡告知,而且十分认真地盯着老师说,“我昨晚有饭局。”

我觉得他脑子多少有点大病,但多年以后我想起这件事,竟觉得他潇洒又自由。

3

姜帅是我的组员之一,听写组员单词,检查背诵课文,收作业等都是组长的重任。

姜帅的作业多数时候是糊弄的,背诵课文总是磕磕巴巴缺字少句,偏偏我铁面无情,向老师汇报进度的时候总会参他一本。

不知道他的脑回路是怎么想的,总觉得我帮他掩盖罪行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如果向老师汇报实情就是在背叛组织信任。

一旦背叛组织,我上课就会遭受被揪小辫儿的惩罚,虽然有时没有背叛也会——不过下课他会被我拎着胖揍一顿。

有次他没交作业,我如实告诉了老师。下了课我的屁股就遭了一个无影脚。我自然不肯罢休,提起书包怼住姜帅跑了两圈操场。

班主任林旭是个很和煦的男老师,教我们语文。我语文学的很好,是他的得意弟子,干什么都向着我些。

那日林旭老师见到我一反常态倒是十分开心,我不大明白为什么。

后来运动会时班委直接通知我,说老师给我报了项目,她写在纸上了。

我拿来一看,女子800米——洛婷婷,男子1000米——姜帅,都是凑不齐人数的项目。

此后姜帅在我这里的仇恨滤镜就加重了一层。

4

有天我穿了一件带帽卫衣到学校,上课的时候感觉帽子越来越重,隐约觉得不大太对劲,伸手往后一掏,全是玻璃球,想都不用想是某些人的杰作。

突然一股火上来,我抓起玻璃球就往讲台扔,吓到了老师,姜帅被罚站一节课,事后他贱兮兮地哄了我一天,背课文的时候被我刻意刁难多背了很多遍,却没敢叫苦。

5

我知道女生会来例假这件事纯属偶然。

有次卫生间的桶里盖了一层干净的纸,好奇之下我掀开看了看,发现里面满是血迹。

然后就开始不受控地脑补了一个又一个小剧场。最后忍不住去问妈妈,才大致了解了例假这个事情。

“盖纸”掩饰是我老爸的杰作,他怕我看到里面的血迹会胡思乱想,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就笨拙地以这种形式进行掩盖。

我害怕流血,希望它一辈子都不会来。

但没想到它来的还是很快。

大概五年级的时候,有天中午我回奶奶家吃饭,发现自己来了第一次例假,只可惜老人家没用过现在的卫生巾,就去随便超市买了一个,最后还是我俩一起摸索着贴的。

我记得那个卫生巾很厚,穿着超级不舒服。就这么忍耐了一下午,晚上回了家老妈给我换上了薄款的才好了很多。

到了我们这一代,因为营养跟得上,所以小学时就来例假的女生十分普遍。

大家多少会有些不好意思,但其实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要不好意思。

好在那会儿男生们并不会拿这件事去开什么玩笑,至少在我记忆中是没有的。

姜帅就比较傻,明白得也晚。有次听到我们女生讨论,就追着问:“例假是什么,好吃吗,能用吗,能玩吗?”

我们爆笑,偏偏他不肯罢休,追着我们满教室问,直到上课还不停地叫我的名字,企图让我搭理他重续话题。

我被他搞烦了,直接举手。

“老师,姜帅上课一个劲儿叫我!”

老师:“你叫她干嘛?”

姜帅理直气壮,“我叫她有事。”

老师:“那你干嘛一个劲叫她呢?”

姜帅:“她不理我。”

老师:……“那你倒是说说有什么事情非得上课说呀?”

姜帅犹豫了一下,或许是因为女孩儿们扭捏的态度,他到底没敢在大庭广众下问出口。

下课后。

我“好心”地告诉他:“其实你可以回家问问你妈。”

下午上课前,一向闹腾的他竟然十分安静。我问他回家后有没有问,他脑袋一别,没有看我,说了句没有。

姜帅的肤色偏黑,但黑里发红的耳朵到底还是背叛了他。我满意地坐回了座位。

6

我们小学每个班人数很多,教室里摆放的桌椅也挤,所以中间正对讲台的那一大列会坐三个人,左右两边的两列是两个人坐同桌。

这样中间那一大列就会变成一个男生有两个女同桌或是一个女生有两个男同桌。

有天班主任林旭站在讲台上,从裤兜里掏出两张“情书”——一个男同学给自己的两个女同桌都写了表白的情书,偏偏两个小女生下课后还聊天聊到了。

“他给你写了情书吗,真巧,也给我写了。”

那时候我们还小,不明白遇到这种事情应该怎么解决,就连男同学的情书里也仅仅是表达了“我喜欢你”,却没有写“我们在一起吧”。

站在小孩的简单思维来看,这不算一件小事,于是两个女同学拉着手去告了班主任。

我记得那天林旭没有发火,只是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掩不住笑意,“你们可不要学他啊,给两个人写情书内容都不带改的。”

林旭说我们还不懂什么是真的喜欢,如果真的喜欢,是不会给另一位写情书的。那天我们所认为的天大的事情,却淡化在他风轻云淡的神情里。

除了那位男同学,姜帅也陷入了一个人喜欢两个女生的舆论里——其中一个女生就是我。和那个男同学不一样,这个舆论纯粹是周围同学起哄带起来的。

大家一开始其实只是觉得好玩,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氛围就被烘地越来越高,尤其是有个前辈身先士卒的时候。

我对他们的玩笑很不好意思,不知道该作何回应才能止住这个谣言,有时会若有若无地和姜帅保持一定距离,还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他也知道,但这丫的偏偏不澄清,任流言扩散,甚至还是加重流言的罪魁祸首。

有次姜帅好像不小心磕到受了伤,自己还疼哭了,周围同学怎么安慰都不管事,最后非逼着我们两个“流言女友”过来安慰他。

另一个女生好言安慰了没有任何效果,我不耐烦,放下一句,“别哭了行不行”,他一个将近一米七个子的大男生突然开始抽抽,忍着不哭了。同学们就开始起哄。

我内心OS:真没出息。

                           

原创文章,作者:腊月二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oulefanli.com/read/77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