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嘉鱼,今生只你宋瑾 肖安阳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南有嘉鱼,今生只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落媛媛

角色:宋瑾 肖安阳

简介:【1V1,身心双洁,暖心小甜饼】温柔专情暖心顾公子VS敏感自卑独立宋姑娘,一段治愈暖心的感情。“玉声贵清越,玉色贵纯粹。”为诗人戴复古所作的诗,却也刚好可以概括宋瑾与顾虞之间的故事。宋瑾初见顾虞时,对他的第一印象便是清越公子,与世无双;而顾虞对宋瑾的感情,如玉纯粹,无关世俗。谁都不是谁的单方面付出,只愿给彼此永恒的守护。他们,由清越玉声相识,以纯粹之爱相连。自从你来,便将我的灰暗都收走,留下遍野柔光。请相信,一切终将圆满。

南有嘉鱼,今生只你

《南有嘉鱼,今生只你》免费阅读

越溪。

相传古镇是许多年前建成的,具体是什么时候,即使是镇志也没有记载。镇上的建筑几乎是白墙黛瓦,群山环绕又有越溪流经,时常云雾缭绕,颇有江南烟雨水乡之景。

此刻天已黑透,宋瑾吃过晚饭便回了房间,看着手机里老师通知她下个月参加专业考试的信息发起了呆,脸上显露出犹豫与纠结。她微吸了一口气,像是为坚持自己的决定而用力地点了点头,这才推着轮椅出去。

宋瑾来到书房,门是开着,她朝里唤了一声“爷爷”。

闻声,宋老爷子停下手中的笔,招了招手示意宋瑾进来,“怎么还没有休息啊?”

宋瑾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爷爷,我想去学校上课,想……住到学校附近去。”

原本听到前半句时,宋老爷子还为孙女的转变而感到惊喜,但后面的内容却令他皱起双眉。

宋老爷子看着宋瑾严肃地问道:“决定好啦?”

看到宋瑾坚定地点头,宋老爷子无奈地叹了叹气,感慨起来,“小瑾啊,爷爷知道你心里愧疚,但你应该知道,当年的事不怪你,你也不必认为自己在拖累我。”

“爷爷,我已经成年了,请让我试着一个人生活,好吗?”宋瑾柔声央求,眼神坚决,“若是我没办法坚持,一定回来赖着你。”语毕,她便甜甜地笑了起来。

但在宋正珽看来,这样的笑容才更让人心疼。他这个孙女,总是这么独立又倔强,想要脱离他的照顾。

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啊……

“好好好,那爷爷给你找好房子,再让翁姨过去照顾你。”宋老爷子也笑了,苍老的眼眸中溢满了慈爱和疼惜。

“翁姨不必来陪我……”宋瑾出声拒绝。

宋老爷子摆摆手,打断了宋瑾的话。“爷爷知道你不愿,只是让她过去照顾你一段时间,待你适应了,让她回来就是。好啦,时候不早了,早点歇着吧。”

宋瑾只好答应,嘱咐爷爷也早点休息就回了房间。

看着宋瑾推着轮椅离开,宋老爷子是又心疼又无奈。他拿起书案上的全家福照片,喃声道:“昶玙,小瑾如今已经大了,但心结打不开,一直都不能快乐起来,刚才又跟我提了要自己出去住,你说说这让人怎么放心得了?”

他回想起当初全家喜乐安和,到如今冷冷清清,心里便一阵苦涩难捱。

唉,物是人非,即便是天意如此,可我这可怜的孙女又要怎么办?

“佛祖保佑,我的孙女从未做过有损德善之事,她这一生,不该活在痛苦之中。只求一切惩罚降于我……”宋老爷子走到窗边,双手合十,合上眼虔诚的祈祷着。

看他那极其认真庄重的模样,谁会相信,他本不信神佛。

宣宁大学。国内五大顶尖学府之一。

“师哥师哥师哥,你就陪我一起去吧!”

建筑系专业课的教室外,一个身材偏瘦,皮肤白嫩的男生紧跟在一个戴着鸭舌帽微低着头走路的男生身后,还一边走一边哀求着说。偏偏那个戴帽子的男生不为所动,径直地往前走。

这画面,在不知情的人看来简直是“为爱告白,惨遭拒绝”的经典场面。

“师哥,拜托了!你知道的,这个项目很重要,要是我完成不了任务齐教授一定会把我踢出项目组的。”

“师哥师哥,我不仅是你的师弟,还是你亲生表弟啊!你真的要如此残忍地拒绝我的请求,弃我不顾吗?”那个瘦弱的男生一直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没注意到前面的男生已经停下来,差点儿就撞了上去。

戴帽子男生转过身来,半掩在帽子下的脸上吟着温润如玉的笑,“你若是想现在就被踢出去,我不介意马上满足你。”

闻言,瘦瘦的男生眼神露出惊恐,立刻闭紧嘴巴向后退了几步。他深刻的认识到眼前的这位可是传闻中最是杀人不见血的“笑面虎”,一旦他像这样“温柔”地跟你说话,那你接下来可就惨了。

虽然项目很重要,但也得有命去做啊!看着师兄转身离去的背影,男生浑身一抖,只能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

“仅此一次。”

男生本来觉得这事儿没戏了,突然一听到这话瞬间高兴得满嘴答应。

……

越溪的天气果真是时晴时雨,昨日还是朗日晴空,今天偏就下起了绵绵细雨。古镇藏在七屏山之中,像一个世外之地,地势偏僻崎岖,仅有一条大路连接外界,也正是如此才保留下来许多古老的建筑。

当初肖安阳靠着五分实力三分运气和两分机灵加入了建筑大师齐绪杰教授的研究项目,不料被分配到了越溪古镇进行实地考察的苦差事,奈何专业知识不过关,便求着齐教授的关门弟子,自己的表哥顾虞帮忙。

但就在此刻,肖安阳从后视镜里瞥见顾虞微皱的眉和愈渐阴沉下来的脸色,心中不由得生了几分后悔,暗骂自己怎么偏选了这么个日子,这路也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才能通。

原来这雨从清晨就开始下了,到此刻午间时分已然许久,路上积了不少雨水,导致前面车辆在转弯处打滑失控引发了车祸,造成了拥堵。

车外细雨缠绵,车内肖安阳的心情随着外面的车主频起的喊骂声和抱怨声逐渐焦躁,更不必说向来喜静的顾虞。

“师,师哥,我已经联系了王叔,让他过来处理了。”

“嗯。”

“那我们……”

“你在车里等王叔来,前面不远就是越溪古镇,我先过去。”顾虞说完就下了车,撑着一把黑伞走进了雨幕中。

若是忽略那玉带似的盘山公路,以及此刻正堵得水泄不通的车辆和不时响起些许车主暴躁的叫骂声,这山间,本就该是脱离世俗的模样。

雨势迷蒙,林间树木的叶,被雨水拍打得噼啪作响。

雨声之外,不时传来飞鸟的鸣叫,想来是有些鸟儿躲不及这突然的雨,没来得及归巢。

山道的两旁,沿路生了许多丛低矮的丁香,正值开花时候,白的紫的丁香花一簇簇的开满了枝头,纤小文弱,令人见之生怜。因着这场春雨的到来,细小的花儿被打落,漂在路边的小水洼中,落在泥泞的泥土中。

此刻林间别无他人,只有雨声与鸟鸣交错,分外宁静空幽,顾虞撑着黑伞一步步走来,遮在伞下的面容若玉,眉目如画,俊朗得不似凡人,透亮的眼眸仿佛被朝露冲洗过,映着山间的景色,鞋上沾了不少丁香的花瓣,不像是从喧嚣的都市而来,反倒犹如山川之子,由神秘的山谷深处而出。

一把黑伞,仿佛将他与这个淅沥的世界隔开。雨,似乎并不能影响他什么。

顾虞似乎对这里格外熟悉,细嗅着丁香的淡雅花香,沿着稀松的槐树七扭八拐地走了一阵,便到了古镇的最南边。

此时雨势变大,顾虞看着已经湿了许多的运动鞋,只好放弃赶往先前预定好的客栈的想法,就近找了一户人家躲雨。

他敲了门没多久,里面就传来女人“来啦来啦”的应答声和越来越近的小跑着的脚步声。

                           

原创文章,作者:落媛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oulefanli.com/read/77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