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东 纳兰容若《桃花少年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桃花少年郎

小说:玄幻

作者:昙花一爱

角色:齐东 纳兰容若

简介:世界来往皆利名,江湖侠客齐风云。这个时代,有道、有佛、有妖、有魔……这个江湖,有善、有恶、有利、有名……且看年少桃花少主,三年江湖游,为风云、为佳人,亦或是这江湖和时代!

桃花少年郎

《桃花少年郎》免费阅读

三月的桃花在桃花坞里开得正欢,带着入春的躁动,残留几点寒冬的冷意,还含着几分桃花酿的酒香。

“少爷,我们到家了!”

小丫头站在江边远眺对岸的桃花坞,欢喜的神情代替赶路的疲倦。她回头瞅着一白衣少年不紧不慢的步伐,就大声挥手喊,“少爷,你快点!”

“好好好!”

齐东朝阳摇头一笑,丫头眼中的兴奋和期待,自然点燃他心里思家的念头,他又嘱咐小丫头,“丫头,你先去搭船!”

“那少爷快点!”

丫头不忘再次催促,得到齐东朝阳点头答复后,她才欢天喜地的跑去渡口搭船,可嘴里却是苦味夹杂,“又是我出钱!”

摆渡客,十文钱。

齐东朝阳走到渡口处,丫头心急如焚的冲了过来,白嫩的小手摆在他的身前,只听她说:“少爷,十文钱。”

“好!”

齐东朝阳哭笑不得,连连答应,“回去就给!”

丫头似乎有些不信,“说好了!可不要压榨我!”

……

船至江中,风过水面却不起波澜,船行的很稳。

丫头耐不住性子,拉着齐东朝阳站在船头望着桃花坞,满脸的期盼全部被他收入眼里。

隔岸的桃花树下盘坐着一群饮酒客,站在船头的齐东朝阳似乎还听得见酒客的谈笑风声。

看眼前一幕。

他也不语,丫头也不再急性子,两人站在船头看着。

“少爷,竟然有人敢横渡过江!”

丫头突然惊了一下,葱花小指指着桃花江的上游,小手紧捉着他的衣角。

齐东朝阳闻声看去,只见江河上横渡一影飞来,来者踏水而行,却不陷水中。

几息之间,那人已然渡过半江。

正是此时,桃花坞内的桃花林上忽现一人影,只听洪音震江,“客来为酒,双手奉上,若坏了规矩,江中骸骨不多阁下一人。”

“哈哈哈~桃花树下桃花酿,我来当是饮酒。”江山之人闻声大笑,脚下浮空立在水上,不再进半分。

桃林上那人双手抱拳,又道:“那请阁下搭船渡江!”

“但今日却不是为酒。”立于江河上的人在道。

这句话惹得桃花林上的人影忽然多出两人。

画风突变,现场莫名紧张起来。

这一幕已是惹得船上的小丫头莫名一急,小手紧捉齐东朝阳的衣角,还抬头看着他问,“少爷,那老家伙竟敢来我们桃花坞闹事,你去打他!”

“小妮子,要不你去?”

齐东朝阳轻举手中的桃花扇,敲在丫头的额头上。

“那算了!”丫头捂头退后几步,又再次目光聚集在了江面之上。

她可不会武。

……

江上那人见此却不怯场,但他也未再渡江,只说了一语,“老夫前来只为一求得姻缘!”

音浪轰开,水面被掀起浪花来,桃花坞里闪出一道身影,片刻间就立于江河上。

来人红衣怒袍,两袖清风啸啸作响,面容和善,却在不怒之间只带几分威严。

齐东磐石站在来者的身前,不温不怒,“不知前辈为何人的姻缘而来?”

“老夫云客蛊人,只为孙女云姗姗求得桃花少主一姻缘!”

老者说出他的来历,却引得船上的丫头听得此话,面色忽然一顿,眼中有些不悦。

云客蛊人的话凭空闯荡,引得前来桃花坞上饮酒的客人纷纷看起了戏,有甚者是桃花坞的熟客,开口笑谈:“齐东岛主,桃花少主也是岁月不饶人,这一姻缘考虑考虑?”

“考虑?历来桃花少主迎娶当朝公主,这驸马难道不好?”

“有酒还堵不住诸位的嘴么?”

一声如九天玄女音来,闻声不见人。

霎那间,又有一粉衣长裙的少妇走出桃花林,面容雍容大度,眼眉如峨,身影几闪站在桃花坞的渡口,她回眸看着饮酒客。

坐在桃花树下的贪杯客皆是急忙止话,有甚者还面带讨好笑意,“桃花夫人,一时贪杯多嘴。”

眼前的红衣夫人正是桃花夫人纳兰容若,当今天子都得尊称她一声长姐,就论身份而言,贵不可言!

美中不足,多了几分高冷!

她回眸一望,却见到站在船头的齐东朝阳,又收起了目光。

纳兰容若走到齐东岛主的身后,作万福礼笑说:“老前辈,我那小儿外出游玩久时不归,生性放荡形骸,难配佳人。”

“无妨,桃花酿来越久越香,人活岁月可塑璞玉。”老人抱拳见礼,又正式介绍起来,“老夫云客蛊人,老来一身,斗胆为孙女求的一亲。”

养蛊人多藏老山林间,可眼前老者白发苍苍,可衣冠却得体,黑衣长袍在身。

齐东岛主见眼前人竟是云客蛊人,连忙笑说:“前辈,小儿不归,这婚姻恐怕难成……”

见桃花夫妇久不松口,云客蛊人心知难成,摇头一叹:“多有叨扰,竟然无果,那老夫也只有带孙女入蛊山了。”

语罢,桃花树下的饮酒客面容一顿,看着江河上的老者,心中惊骇不已,先后谈论起来,“这老前辈竟然能够入蛊山?”

“难怪敢横江而来求得一亲!”

桃花岛主却是眉头一皱,眼神示意纳兰容若,她迈步踏江站在老者身前,“前辈,婚姻一事望海涵,但前辈既然要归山了,又怎能空手返还?”

“来人,上仙人桃花酿。”纳兰容若立于江中红唇轻启,声却冲入桃花坞中。

很快,一身着粉红桃花长裙的女子站在江边,玉手轻描淡写的挥起,脚下桃花无风掀起落向江中。

齐东蓉蓉踩着桃花过江,玉璧轻携陶瓷酒壶,“前辈,仙人桃花酿,请尝。”

“容儿,怎么是你来送酒?”桃花岛主见他长女送酒,眉头只是一皱,但未发怒。

送酒本是侍女要做的事情,身为桃花坞的长女,齐东蓉蓉不能做拉低门楣的送酒人。

老者轻抚长须,笑看齐东蓉蓉,点头赞曰:“桃花坞里藏仙女,原是桃花树下人。”

“桃李年华之年,却已是载物境之上!”老者又曰,“看来这江湖天下,桃花坞第一名副其实!”

“多谢老前辈赞誉。”齐东蓉蓉不失文雅大度,万福礼轻作,便踏桃花退去。

“仙女还请止步!”

老者却喝住她,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别无身物,这蛊云针法望得仙女一个人情?”

“这……这……”齐东蓉蓉这下慌了几息。

众人更是一惊,要想云客蛊人闻名于世间,八成乃是蛊云针法所至,传闻此针法了百步之外杀人,亦是可起死回生。

老者无奈叹气一笑曰,“无须你拜师,只求将来这桃花坞里,能够让的我那孙女有一席之地。”

一听这话,众人也明白云客蛊人是在为他的孙女求得一番庇护。

否则,齐东蓉蓉怎能得到蛊云针法?

说完,老者又将视线看向桃花岛主,欲要抬手向拜的时候,纳兰容若接起老者身形,“好,那就按规矩做事。”

听到此话,齐东蓉蓉收下那卷泛黄的书章,拜谢,“妹妹来日若至桃花坞,晚辈当亲自协同饮酒。”

“多谢了。”老者忽然此时面容衰败几分,神行多叹,又摇头笑,“老了,该回蛊山了,这江湖岁月多磨人!”

此话了,老者拿起仙人桃花酿飞去,却可听一诗留下:

来时喜,去时愁。

年少江湖风云人,归去云鬓叹自老。

各位岁月不饶,江湖依旧,后悔无期了!

归蛊山,亦是退江湖。

诗句如九天轰然砸下,好似让人看清楚了云客蛊人辉煌的一生,又让人多愁,又甚者恐怕也在心中问,“以后的我,也会是这样吗?”

“送前辈归山!”桃花岛主双拳抱礼,对着老者的身影一拜,纳兰容若也是紧随其后,紧接着是整个桃花坞都拜了一拜,“送前辈归山!”

从此,江湖少了一个云客蛊人的传奇,但同时也是云客蛊人的孙女入江湖的时候。

齐东朝阳站在船头,眉头挤成泰山,心中所欲不知,只听他挥手,“老人家,还请你送我回桃花坞!”

“好勒!”船夫面容喜色,似丝毫不受乎云客蛊人的影响。

丫头看着云客蛊人消失的身影,闷闷不乐的问,“少爷,你以后娶人了,会不要小丫头吗?”

‘砰’的一声,丫头又捂着脑袋,“少爷你又打我!”

“还不来?我可走了!”

“来了来了!”

丫头急忙追上步子,围绕着齐东朝阳左右纷说,惹得他拔腿就跑。

这丫头也是拔腿就追……

                           

原创文章,作者:昙花一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oulefanli.com/read/77077.html